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思考
拉卜楞寺典籍收藏的历史与现状考述
日期: 2016-07-26 浏览次数: 来源: 古籍整理研究室 字号:[ ]

  拉卜楞寺创建于1709年,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240年间,它得以超乎寻常的发展,规模宏大,僧额数千,是藏传佛教在西藏以外最大的宗主寺院,“除拉萨哲蚌、色拉、甘丹及日喀则扎什伦布四寺外,实居全国六大黄教中心寺院之第五位。”;它在修学方面建成研习显密教义及“五明学”的六大学院,人才济济,学者辈出,师资雄厚,是拉萨以外藏蒙地区民族宗教文化的最高学府;它为配合讲修,极其注重资料建设,建立藏经殿,收藏各类典籍多达数十万部。基于历代寺主的励精图治,拉卜楞寺享誉遐迩,为继承和弘扬民族传统文化起到了积极作用。

  改革开放以来的事实表明,拉卜楞寺对于继承与弘扬民族宗教文化仍然发挥着它的强大功能,在安多地区信教群众的精神生活中占据着它传统的优势地位,特别是它浩如烟海的典籍收藏在全国佛教界独领风骚,它在佛教文化承传方面的优势地位是其他寺院所无法取代的。

  拉卜楞寺的发展史上,寺主嘉木样二世晋美昂吾功绩显著,起到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拉卜楞寺开办印经院、收藏典籍始于晋美昂吾之手。他把这两项工作列为计划付诸实施,是基于客观实际的需要以及他对继承传统民族宗教文化的重要性的深刻认识。

  藏传佛教的一个特点,寺院既是念佛修道、举行宗教活动的场所,又是研习教理、传播知识的基地,文化与宗教相融合,学府与教堂相兼并;僧侣既是出家的宗教职业者,又是文化知识的传承者。对于往昔的藏传佛教及其寺院,人们形象地总结说“宗教即教育”、“喇嘛即学生”、“寺院即学校”、“佛经即教材”,这就决定了经典资料为寺院和僧侣生活中必备的首要条件之一。

  嘉木样一世俄昂宗哲创建寺院之初,其随员加之各方施主奉献,有僧侣三百余人。晋美昂吾青年时期,僧侣数额猛增,达到1000多人,而此时,拉卜楞寺正值发展上升阶段,他暮年,僧侣接近或超过2000人,据史料载:他逝世10年后的金鸡年(1801辛酉),贡唐三世贡曲乎丹贝仲美“在祈愿大法会上,向3000僧众施以茶钣……”。另外,除西藏外,晋美昂吾在拉卜楞寺所在地周围为主的藏蒙地区以创立、改建、接管的形式,集纳了近40座归他统领的中小型寺院。这般规模的寺院集团和学僧队伍,如果平均每人以30部经典的需用量计算,也就数以万计了。可是拉卜楞寺就近一带没有寺院设置印经院,常用书籍则要学僧自己寻找解决或去外地订印。因此,对学僧的正常修习造成影响,对寺院的正规管理也是个不利因素。印经院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筹办的。

  经过长期不懈努力,拉卜楞寺在图书资料建设方面取得显著成就,藏书数量持续增长,种类日益繁多,管理不断完善。为实现“建立世界性的拉卜楞佛学图书馆”的设想,并从根本上改变原有藏经殿规模不敷使用、破损严重的状况,嘉木样五世1937年制定扩建藏经殿的计划,为此授旨念都乎觉巴活佛带队前往蒙古地区募化资金,指定拉章宫总管相佐·钦绕东珠负责扩建工程。及至1940年,一座高层、宽敞、坚实、美观的新的藏经殿全面落成并开始启用,标志着拉卜楞寺的典籍收藏工作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

  就拉卜楞寺所藏典籍的来源而言,可以归为三个大类:一是佛教发祥地印度传入的藏译经典,二是藏区历代各派大德的论著,三是拉卜楞寺高僧学者的著述。从收藏形式而论,其中部分珍贵经典,材料考究,装潢华贵,书写工整,版式大方、庄重、美观。《总书目》记到:由115部经典编篡的大藏经佛语部《甘珠尔》,用金汁书写的存1套,银写金饰的存1套,银汁书写的存1套;《贤劫经》、《般若八千颂经》等金银汁手工书写的经典60部。尚有松耳石、珊瑚、砗磲等宝石、珍珠粉液书写及丝线绣织的诸多卷帙。它们字迹端壮秀丽,装裱精美,用以檀木夹板,外裹绸缎。从这里可以体察到拉卜楞寺对民族文化的珍视和珍藏的程度。

  在印经院,计有格鲁派祖师宗喀巴师弟、历世嘉木样大师和诸多活佛、高僧等的全集著作及其它常用经典的印版68000余块,还有数量颇大的佛事念诵经典和佛像、坛城平面图等的印版。

  解放以后,政治运动迭起,宗教文化首当其冲。拉卜楞寺的部分典籍失落他地,对收藏的完整性造成难以弥补的伤损。“文革”动乱年代的过急行为,把藏经殿毁为平地,所藏典籍面临尽失的严重危机。拉卜楞寺在“革命群众”动手开拆前夕,动员僧众连夜将全部经典从藏经殿转移到时轮学院经堂堆积起来,才使这笔文化财富存世留传下来。拉卜楞寺的文化遗存尽管遭到一定程度的损失,但它目前仍在全国佛教寺院中占据“四最”位置:“第一、建筑规模在全国最为宏伟;第二、铜像珍藏在全国数量最多,计有2.2万余尊;第三、僧侣数额在全国佛教中居于首位;第四、藏文典籍在全国佛教寺院中最为丰富、最为集中。”改革开放,社会主义“科学的春天”到来。1982223日,拉卜楞寺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寺院所藏典籍尤其受到各级领导和藏学界、佛学界有识之士的高度关注,建议要切实保护并充分利用这批珍贵图书资料。

  新建的藏经殿于1986年落成的同时,上级政府又拨专款建造了钢质书架,将全部典籍从时轮学院经堂归位于这座崭新的殿堂。新建的藏经殿占地3276平方米,主体建筑(书库)高达三层,面积1840平方米,保持藏族平顶款式,突出民族宗教风格,又采用先进设计方案、现代建筑材料,美观而坚固,传统而科学;附属建筑(阅览室)面积500平方米,平顶款式,土木结构,典雅而古朴。拉卜楞寺的藏文典籍的保护问题得到根本解决,寺方正对它们进行整理编目工作。我们相信,这批珍贵的藏文典籍将在我国的佛学研究和藏学研究中发挥重要作用。

作者:扎扎

文章来源:摘自《民族古籍》

 

【返回顶部】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