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思考
浅谈散杂居地区少数民族古籍保护
日期: 2016-07-26 浏览次数: 来源: 古籍整理研究室 字号:[ ]

  散杂居民族工作是整个民族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做好散杂居地区少数民族古籍保护,也是做好整个少数民族古籍保护工作的重要内容。散杂居地区因不同于少数民族自治地方,而各散杂居地区也因各地重视程度、工作力度、人力物力资金投入等方面的差异,对少数民族古籍保护工作开展情况,取得成效等也有所不同。但总体来说,散杂居地区少数民族古籍保护方面都呈重视不够、保护、整理不善、流失严重、亟待保护等共性问题亟待解决。通过省内散杂居地区的走访、及多年在民族宗教战线工作的所见所闻,现就散杂居地区少数民族古籍保护现状、问题、对策建议等方面作一浅显探讨和思考。

  一、散杂居民族地区少数民族古籍保护基本情况

  四川省散杂居少数民族地区主要是分布在雅安、乐山、攀枝花、绵阳等市的16个少数民族待遇县。

  散杂居地区散存有大量少数民族古籍,据不完全统计,数量在20万件以上,数量较大,种类繁多,其中不乏其他地方没有的绝版、珍贵、民族特色浓郁、具有很高的学术研究价值的版本,但多存于民间百姓、农户家中,在管理、保护方面存在很多问题。目前除平武县建立了白马藏族博物馆对相关古籍文献进行了较好的保护外,其他地方在少数民族古籍保护方面力度小,步伐慢,有不少的问题亟待解决。

  二、散杂居地区少数民族古籍保护现状

  (一)流失严重

  一是古籍原件的流失。由于缺少过硬的抢救、搜集、保护手段,自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人们经济意识的提高,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一些不法分子深入散杂居少数民族地区,大肆购买散存于民间的古籍文献,到大城市、文物市场、沿海地区甚至国外出卖,从源头上造成了大量古籍的流失。仅就石棉县藏族乡及藏族聚居村寨为例,据粗略统计,从改革开放至今,至少有5000件(套、册)唐卡、经书等古籍被不法文物贩子悄悄购买后造成流失。

  二是传承人才的流失。散杂居地区少数民族民间知识分子、民间艺人、学者等是古籍的主要传播者,如今这些人多年事已高、后继乏人。同时,随着城镇化进度的加快和各种现代文化的冲击,散杂居地区少数民族同胞对民族古籍的保护重视意识越趋淡化,加之大多青壮年外出务工等原因,传承方面断层、后继无人的问题越来越突出。而一些靠口头传承的故事、神话等更是濒于失传。

  (二)损坏严重

  因散杂居地区少数民族古籍大多存于民间普通百姓家里,由于传承历史久远、保存不当、保护条件不足、保护手段方法有限、管理不善、修复人员严重匮乏等原因,少数民族古籍在民间的遗失更为严重,不少古籍善本破损严重,有的甚至损毁殆尽。如蟹螺藏族乡猛种村有两幅历史在300年左右,宽2米以上、长5米以上的唐卡,用于每年阴历冬月十五晒佛节时县域内藏族同胞供奉、朝拜等活动,但因没有专门的管理场所和专业管理维护人员,加之天长日久现损坏严重,处于消失的边缘。

  (三)管理责任主体不明

  存在管理任务不明、管理责任不清、管理主体多元化、管理制度不全,责、权、利不统一,管理水平低下,管理手段和方法落后的情况。目前,散杂居民族地区少数民族古籍保护方面,存在文化部门与民宗部门谁主管、谁主导、谁做什么、该怎么做等分工不明、责任不清的问题,甚至时有部门利益冲突,导致散杂居民族地区少数民族古籍保护工作上出现管理不力,不愿管,不敢管的普遍现象。

  (四)政策扶持少

  一是散杂居地区地方政府对少数民族古籍保护的重视程度不够,在财政倾斜或单列资金扶持方面力度不够。

  二是上级政府或相关部门对少数民族古籍保护的工作重心主要放在民族自治地方,对散杂居地区少数民族古籍保护方面给予政策、资金、人才、技术等方面的重视和支持不够,在散杂居地区少数民族古籍保护方面盲点多、空白多。

  三、对策建议

  (一)加大支持力度,引导散杂居地区少数民族古籍保护工作走上正规。

  一是扎实做好散杂居地区少数民族古籍保护基础性工作。

  二是加大政策支持倾斜力度和加大倾斜支持覆盖面。

  (二)以抢救为主,做好散杂居地区少数民族古籍保护工作。

  (三)健全工作机制,明确责任主体。

  (四)坚决打击违法贩卖古籍行为,保护和拯救散杂居地区少数民族古籍等文化资源。

作者:姜松

文章来源:摘自《民族古籍》

 

【返回顶部】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