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首页 >> 经验交流
北京地区少数民族古籍保存及整理情况
日期: 2016-07-26 浏览次数: 来源: 古籍整理研究室 字号:[ ]

  北京拥有众多的少数民族古籍收藏单位,中国国家图书馆、中国民族图书馆、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故宫博物院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清华大学图书馆、中央民族大学图书馆、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图书馆、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图书馆、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图书资料馆、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图书馆、中国民族语言翻译中心图书馆、民族出版社图书馆、雍和宫、法源寺藏经楼等。

  北京地区中央所属单位及国家级高层次文化机构很多,大专院校林立,少数民族文化内容极为丰富,少数民族古籍文种全、数量大,有些文种居于全国前列甚至首位,这无形中为我们做好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工作带来了机遇。多年来,我们正是依靠这些单位并利用这些单位的人才优势、专业优势来组织、开展北京地区的少数民族古籍工作并取得了一些成果。

  一、少数民族古籍收藏情况

  中国少数民族古籍不仅是中华文明延续发展的历史见证和中华文明的重要载体,更凝聚着中华民族的智慧和结晶,是维系民族情感的纽带和重要桥梁。北京作为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数量巨大的民族古籍被保存在图书馆、档案馆、大专院校和科研院所以及宗教场所之中。经过北京市民族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办公室的初步调研,国家图书馆、中国民族图书馆等收藏单位具体情况如下:

  国家图书馆

  图书馆目前收藏有26种中国少数民族文字古籍,共10多万册件,其中最多的是满文、西夏文、蒙古文、藏文、东巴文、武定彝文、傣族贝叶经古籍。国家图书馆收藏民族古籍始于1909年,当时清政府筹备京师图书馆时将内阁大库40多箱满文图书拨交图书馆,后来殖边学校又赠送四、五箱满蒙文图书,自此国家图书馆便开始收藏我国各少数民族文字古籍。

  中国民族图书馆

  中国民族图书馆是以收藏少数民族文献为主,收藏有少数民族古籍17万余册,其中有国内罕见民族文字写本、刻本、金石拓片、舆图,以及年代久远的贝叶写本等。少数民族文字古籍7万余册,文种包括藏文、西夏文、蒙古文、察合台文、彝文、满文、东巴文、傣文、水文、壮文、布依文、朝鲜文等12种少数民族文字。馆藏藏文古籍3200函,其中有珍贵的抄本1000多函,孤本500多函,版本有明、清和民国刻本,以及抄本。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是专门保存明清两代中央国家机关档案及皇室档案的国家级档案馆。馆藏档案1000余万件,除明代档案3000余件外,其余均为清代档案。清代档案占绝大部分,内容涵盖了清代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农业、工业、外交、科技、教育、宗教等诸方面。大部分为汉文档案,约六分之一为满文档案;蒙文、藏文等少数民族文字文献和档案数千件。

  故宫博物院图书馆

  故宫博物院图书馆以清宫旧藏明清古籍为主,是以清代皇室藏书为基础建立起来的文物博物馆专业性图书馆。抗日战争时作为“古物南迁”的善本、珍本图书有1334箱,总计157602册又693页,其后被运至台湾。1949年以后,不断购进和接受私人捐赠图书,现有藏书50余万册。古籍图书有清内府刻本(殿本),抄本,明、清坊刻,家刻本等珍贵版本。内容以史志、天算、金石、书画、佛经和历代诸家文集为主。除大量汉文书籍外,还有一批满、蒙、藏、回文书籍。故宫博物院图书馆和故宫保管处,均收藏有藏文古籍和藏文档案,两处的藏文藏书约有2000函,档案卷宗约2000件,其中乾隆三十五年(1770)的藏文大藏经《乾隆御制甘珠尔》是磁青纸泥金写本,共108函,经板、捆书绳、包书布、页码和卷册完整无损,每函首页均为贴锦木版,有精美的插图和珍珠璎珞装饰,共用了14364颗珍珠,是价值连城的珍贵版本和文物。此外,满文、蒙古文等古籍也都是珍贵版本。

  二、少数民族古籍的价值体现

  古籍是一个民族历史文化的见证,对古籍的保护是五千年文明延续的重要举措,也是对民族精神的保存,对古籍的保护有利于将其社会价值、史料价值发挥到最大。

  三、少数民族古籍翻译整理与研究

  北京地区的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和研究工作始于1984年,至今已有30多年。

  鉴于北京地区少数民族古籍藏量丰富、分布范围广,而古籍办公室人员少的特点,北京市确定了:大力宣传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工作;依靠北京的人才优势,争取在京包括中央在京单位的大力支持,做好北京地区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工作的工作思路。多年来,在各单位的大力配合、各位专家和古籍工作人员的辛勤努力下,协作工作顺利开展,截至目前,北京市已完成了锡伯族、朝鲜族、满族、蒙古族以及回族、藏族碑刻的全国协作任务。

  北京市民委古籍办自成立以来便将工作重点放在整理出版图书简目和重要民族古籍史料方面,努力挖掘和抢救少数民族文化遗产。30年中,在经费、人员相对紧张的情况下,仍主持点校或与相关单位合作完成了一些民族古籍的整理出版工作,对研究满、回、蒙、藏等民族的历史语言文化极具参考价值,受到学术界好评。

(马兰 许翔)

 

【返回顶部】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