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首页 >> 书讯书评
《藏文<旁唐目录>研究》评介
日期: 2017-03-17 浏览次数: 来源: 古籍整理研究室 字号:[ ]

  众所周知,藏文古籍文献数量众多,在国内各民族文献中仅次于汉文文献。历史上,随着文献的逐渐增多,藏族先辈编纂了各类目录,早在吐蕃时期就已编成著名的三大目录,为藏文文献目录的编纂奠定了基础。此后的近千年间,又有许多藏文文献目录问世,如迥丹热智等的《大藏经目录论典广说》(成书于1312-1320年间)、蔡巴•贡噶多吉的《新造佛说甘珠尔目录——白册》(成书于1347年前后)、司徒•曲吉迥乃的《德格版甘珠尔目录》(成书于1733年)、二世嘉木样•晋美旺布的《卓尼版丹珠尔目录》(成书于1732年前后)等。但是,有的目录书在历史的长河里失传,或隐匿,不为人知,编纂于吐蕃时期的《旁唐目录》就是其中之一。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学术界都认为《旁唐目录》已经失传,十分惋惜。而在新世纪之初却意外地在西藏博物馆发现了该书的十四世纪抄本,《藏文<旁唐目录>研究》一书就是依据该抄本首次对其进行了全面而深入的研究,功莫大焉!作者长期从事图书馆学和藏文文献学研究,在相关研究领域成果颇丰。笔者通读全书,深受启发,愿介绍于同道,不当之处,敬请博雅之士指正。

  该书共分四章:第一章,概论。对编纂《旁唐目录》的历史背景及其基本内容和编纂方法作了详细的介绍。学术界对《旁唐目录》和《丹噶目录》的成书年代之先后历来观点不一,本章也根据文献资料和逻辑推理,给出了自己的看法。特别是对《旁唐目录》的分类顺序、编排顺序和著录方式进行了认真的分析,成为本书的一大重点;第二章,《旁唐目录》藏文原文和汉译文;第三章,《旁唐目录》的学术价值。本章主要从《旁唐目录》在目录学中的地位和作用以及在藏文《大藏经》中的作用两方面进行了探讨。认为该目录“汇集了8世纪由梵译藏的大部分佛教典籍目录和吐蕃学者的部分注疏论著目录。不但在藏文大藏经的集结和编纂大藏经目录方面有巨大贡献,在藏传佛教文献专科目录学领域和西藏目录学史上也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在分类法上“把佛典和对佛典的注疏和论著分为两大类,为编纂《甘珠尔》和《丹珠尔》奠定了基础” ;第四章,藏文大藏经版本。这部分重点介绍了《江孜天邦玛》等26种《甘珠尔》写本和永乐版等13种《甘珠尔》刻本,以及纳塘写本等9种《丹珠尔》写本和万历版等6种《丹珠尔》刻本,并列举了自1312年以来有关藏文大藏经的目录学著作20种,成为藏文《大藏经》版本和藏文目录学论著的重要纲目。在书末还附录了《旁唐目录》中有特点和代表性的文献学词汇,包括文献学、重要学者姓名、数量词等,便于查找。

  通过阅读,笔者认为本书具有以下特点:

  (一)该书是第一部专门探讨《旁唐目录》的专著,填补了学术空白。

  (二)该书作者视野开阔,在一些观点上不囿于陈说,考论有力,见解独到。

  (三)该书运用了现代目录学的研究方法,令人耳目一新。

  (四)首次对藏文《旁唐目录》进行了汉译。

  (五)该书结构合理,重点突出,引文规范,注释详细。

  该书对《旁唐目录》所作的较为深入的探讨,在对古代藏文文献目录学著作的专题研究方面具有引领作用,是当代藏文文献目录学研究领域中少有的专题研究,为当代藏文文献目录学研究提供了一种新的研究方法,使我们对这门古老而又年轻的藏文文献目录学学科的崛起和发展有了进一步的认识。2014年,美国哈佛大学著名学者范德康教授在中央民族大学讲学时,对该书给予了高度评价。著名藏族学者东嘎•洛桑赤列教授在《藏文文献目录学》中说:“目录是科学研究的最初入门。” 因此,像所有的目录学著作对于研究者的重要作用一样,《藏文<旁唐目录>研究》一书也同样值得一读。

  作者:王建海

  文章来源:摘自《民族古籍》

 

【返回顶部】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