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首页 >> 经验交流
宁夏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出版事业与“十三五”工作目标
日期: 2017-09-01 浏览次数: 来源: 古籍整理研究室 字号:[ ]

  宁夏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二○一七年七月)

  随着国内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出版工作的广泛启动,抢救保护与整理研究少数民族古籍工作已经提升到国家层面,成为一种政府行为。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体学习时强调的要“系统梳理传统文化资源,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的要求和指引,在强有力的组织保障之下,宁夏的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出版工作特色优势明显,在全国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不断增长。“十二五”期间,其专业队伍不断成长,工作成绩有目共睹;机构建制、学科建设、搜集整理、研究出版等方面都迈上了新的更高的台阶。尤其是回族、党项族(西夏)古籍的抢救整理与研究出版,走在了全国同行前列,获得广泛好评。但特种专业人才缺乏、数字化建设相对滞后等问题日益凸显,期待改进。进入“十三五”,宁夏相关单位将在新形势下,确立新目标,进一步脚踏实地,放开思路,推动宁夏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出版事业向前发展。

  一、发展中的宁夏少数民族古籍事业

  (一)机构建设与专业队伍状况

  宁夏的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出版队伍主要集中在宁夏社科院、宁夏大学、北方民族大学、医科大、宁夏人民出版社和宁夏图书馆。其中4家——宁夏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1985年成立,挂靠于宁夏社科院)、宁夏大学西夏学研究院(兼挂1982年成立的宁夏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牌)、宁夏古籍普查保护中心(2007年成立,挂靠于宁夏图书馆)和宁夏人民出版社古籍编辑部(2012年成立),是拥有专业岗位编制的古籍整理研究出版机构。他们行政由自治区政府和宁夏社科院、宁夏大学、宁夏图书馆、黄河文化传媒集团管理,业务兼受国家民委全国少数民族古籍整理研究室、全国高等院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国家图书馆古籍保护中心和中国出版协会古籍出版工作委员会的指导。实际工作中,除宁夏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宁夏民族古籍整理办公室)和宁夏大学西夏学研究院拥有一定数量的专职工作者外,多数人员为兼职。这支队伍耐得住寂寞,甘钻尘封枯燥的故纸堆,无怨无悔地在实践中摸索前进,在工作中不断积累经验、提高素质,已成长为宁夏少数民族古籍整理研究出版队伍的中坚力量。

  2015年8月,宁政办发[2015]93号文件《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调整部分议事协调机构的通知》,确定了以姚爱兴副主席为组长,自治区政府办公厅副秘书长、自治区民委主任、社科院院长为副组长、相关厅局领导和专家为成员的新一届宁夏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工作领导小组。这一调整,不仅体现了自治区政府对少数民族古籍工作的进一步重视和支持,为此项事业的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组织保障,也在提升宁夏少数民族古籍事业地位、稳定专业队伍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二)整理出版状况

  宁夏的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出版工作重点是对回族和西夏党项族古籍文献的搜集整理、研究出版。“十二五”期间,这项工作很有成效,成绩喜人。

  宁夏的回族古籍整理出版工作是在余振贵、杨怀中等区内外老一辈回族学专家的指导带领下进行的,加上有国家民委和宁夏党委、政府和各地相关单位的支持,有长期坚守抢救整理阵地队伍的认真努力,无论是抢救搜集的文献资料,还是整理出版的古籍成果,大多起点高,影响大,得到业界的充分肯定。由宁夏社科院主编、甘肃文化出版社和宁夏人民出版社联合出版的《回族典藏全书》,篇幅浩繁,影响深远,被誉为“回族的四库全书”。在牵头组织编纂国家“十一五”、“十二五”时期重点文化项目《中国少数民族古籍总目提要》其中的回族卷(以下简称《总目提要·回族卷》)工作中,我们宁夏后发赶超,走在了整个项目工作的前列。2008年和2014年,这个由29个省市自治区参编的《总目提要·回族卷》之铭刻类、文书类、讲唱类成果陆续面世。在这项目工作的带动下,各省区的回族古籍抢救整理工作走向深入,北京、山东、河南、河北、湖北、湖南、广东、甘肃、青海等回族较多的省市,借助地方《总目提要·回族卷》编纂团队和项目调研掌握的珍贵资料,出版了本地的回族古籍文献编目、古籍提要、家谱选编、碑铭集注、史料辑录、口碑传说等一大批回族古籍文献整理成果,其中不少资料在市面上难以寻觅,连专门的研究人员也以为已经遗失,现在又得以面世。有些成果是对封尘多年、散轶模糊地方文化史料的全面系统整理;有些是对某种古籍价值的深入挖掘认识;有些是对错谬记载的甄别更正;有些是为便于今人使用而进行的标点译注,它们是人们了解认识回族历史社会和深入研究回族发展历史的重要依据,也是宁夏牵头全国回族古籍协作工作的重大收获。

  近几年,以宁夏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办公室为龙头的宁夏回族古籍整理出版,集中力量全面抢救并系统整理了1949年前印行,面临佚失的回族历史报刊文献。在自治区在政府支持下,完成了《回族历史报刊集成》的抢救搜集工作;与北京市民委、云南大学、宁夏大学等单位合作,整理出版了《云南清真铎报》《中国回教学会月刊》等珍贵回族文献,推出大型回族报刊文献丛书《回族历史报刊文选》,这些成果填补了我国无系统整理回族历史报刊的空白,为人们认识研究清末民国时期的回族翻开了内容丰富的一页。《中国清真寺匾额图志》《明末清初回族三大译著家伦理思想研究》《回族古籍文献研究》等学术著作的出版,开拓了宁夏回族古籍文献研究新领域。

  在西夏党项族古籍整理研究出版方面,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2012年出版的《李范文西夏学论文集》,收录了著名西夏学专家李范文先生西夏学研究的重要成果,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和文献价值,必将成为西夏学研究的重要资料文库。近几年,宁夏大学西夏学研究院异军突起,建立起由10余人组成的高素质专业团队,成为国家重点实验室基地。他们以西夏文献、黑水城文献、宁夏地方文献整理研究为重点,出版了《中国藏黑水城汉文文献整理研究》《西夏志略校证》《西夏纪事本末》(校正本)、《他者的视野——蒙藏史籍中的西夏》《黑水城出土钱粮文书专题研究》《西夏姓氏辑考》等一批西夏古籍整理成果,引起业界的广泛关注。他们还主持了《党项与西夏资料索引》《西夏文佛经发愿文整理研究》《西夏碑石刻整理研究》《西夏书辑补校注》《<西夏姓氏录>整理研究》等项目,高频次组织召开西夏学学术研究会议,将宁夏的西夏古籍整理研究推向全国前列。北方民族大学高薪聘请国家顶尖级西夏古籍整理专家入驻该校西夏研究院,主持《基于北大方正典码之上的西夏文字录入与输出》、参与国家文化工程“中华字库”等重大科研项目,在研发西夏文字的电脑录入软件等方面有所作为。

  宁夏地方小,人员流动渠道窄,少数民族古籍整理队伍虽然人不多,但是团队协作精神强合作密切。上述提到的重份量项目、规模较大的成果,多是协同作战横向联合共同努力的结果。这些成绩得到了国家民委、国家教育部及自治区党委、政府、民委、教育厅等多部门的认可和奖励。

  与此同时,长期在全国各地搜集少数民族古籍文献,连续多年组织和主持国家级、省部级重大项目,使宁夏积累了丰富的古籍抢救整理和重大项目设计、申报、组织等方面的经验,为宁夏今后的工作奠定了坚实基础。

  (三)学科建设初见倪端 

  “十二五”以前,宁夏的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学科建设尚属空白。近些年,我们开始注意加强本学科的建设。继宁夏大学西夏学研究院被列为自治区重点学科、国家教委重点实验室之后,2014年社科院创立了“民族文献学重点扶持学科”,并以此为契机,获得“民国时期回族知识分子群体研究”“多维视野下的〈月华〉研究”“回族清真寺文化研究”等多个国家和省部级社科基金项目,并在海原县创建了 “民族文献学”调研基地,有序推进着培养专业人才、深化学术研究等方面的工作。相信随着宁夏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出版队伍综合素质的不断提高,宁夏的民族文献学科将日趋成熟,抢救整理和研究出版少数民族古籍的水平将登上更高台阶。

  二、瓶颈问题

  (一)专业人才短板明显

  回族、党项族(西夏)古籍,是中国文化、阿拉伯文化,或说是儒家文化、伊斯兰教文化、佛教文化、游牧文化等多文化交融汇通的历史文化遗产。若没有广博的儒、伊、佛宗教知识,不掌握一定的汉语、阿拉伯语、波斯语言,不认识西夏文字,便很难对这些具有鲜明宁夏地方特色的少数民族古籍,开展高水平的抢救整理与研究出版。

  现存回族古籍文献,除以汉文形式存在外,还有以阿拉伯文、波斯文和蒙古文、藏文、傣文等多种文字存藏的古籍。纵观宁夏30多年的回族古籍文献整理成果,大多是以汉语言文字为主体的整理成果。究其原因,就是缺少汉语言以外的其他文种专业人才,乏有胸怀全球通史,能够站在世界高度审视整理回族古籍的人才。目前,国内阿拉伯文、波斯文等方面的人才并不少见,但因其语言的实用性和国家对外开放的高需求,这方面的人才大多走进经济领域,罕有专门从事回族古籍文献整理工作者,致使宁夏回族古籍整理出版工作长期以来一条腿走路,短板十分明显。近几年,黄河文化传媒集体借助社会力量出版了《真镜花园》《回族道德诗歌通俗读本》等百余种精品阿拉伯文、波斯文系列丛书,其中包含少量的古籍整理译作,也开启了宁夏外文古籍整理出版的新纪元。但相对于丰富繁盛的回族古籍文献而言,还远远不够。长期无力整理出版汉文字以外的珍贵回族古籍文献,势必影响宁夏回族古籍整理出版的发展,动摇我们在全国回族古籍整理协作出版牵头省区的地位。增补短板,改善多语种专业人才缺乏之现状,是宁夏今后回族古籍整理出版事业要急切解决的问题。

  党项西夏古籍的整理研究,同样面临多在汉语言古籍中发掘整理,自说自话的情况。由于西夏断史、党项族消失、其语言少有需求的实际情况,和社会上时不时出现的还有没有深入学习西夏文、研究党项西夏古籍必要的声音,使得学习西夏文字、识读西夏文者长期凤毛麟角,难以支撑国内对西夏文古籍文献发掘整理的重任。古籍承载着我国丰厚的传统文化,如何通过古籍整理,更好地继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需要政府和古籍整理工作者共同努力。

  (二)数字化建设任重道远

  在数字化技术广为使用,数字神话逐步变为现实的今天,谁拥有更丰富更便利的数字资源,谁就有可能引领时代潮流,走在行业前列。经过三十多年不懈努力,宁夏已成为国内回族、党项族西夏古籍文献纸制资料存量最多最权威的地方之一。尤其是回族古籍文献藏量无能敌者。近十年,古籍文献持有部门陆续组织开展了古籍扫描翻拍等数字化工作,正式出版的这方面成果也均有电子版存盘。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古籍文献的抢救整理一直是在党和国家的主要支持下开展进行,将这些数字化后的成果无偿提供给广大需求者,让广大民族文化研究者、爱好者方便的阅读使用它们,共享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成果,是近年的国策也是广大需要者的期盼。可惜受社会多种因素的制约,需求者很难看到数字版,更别提便利地使用它们。如何让它们早日进入国家大数据库、登上世人可共享的大平台,以持续保持宁夏在回族和西夏古籍文献方面的优势,让它们为国家一带一路建设服务,为“四个宁夏”建设服务,是宁夏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出版者必须考虑的问题。

  三、当前工作和未来目标

  《回族金石图鉴》是进入“十三五”以来宁夏主持开展的又一大型民族古籍整理项目。该项目被列入全国少数民族古籍“十三五”重点出版项目,它是国家民委全国少数民族古籍整理研究室“十三五”牵头整理编纂的《中国少数民族金石图录》的子项目之一。目前,此项工作在国家民委全国少数民族古籍研究室和宁夏自治区政府、宁夏民委、宁夏社科院等相关单位的支持下顺利开展。这里特别汇报的是,在这个项目开展工作的一年中,回族古籍协作小组发挥了突出作用。项目调研工作组所到之处,当地民委、古籍办均给予极大帮助,或为顺利开展本地金石调研出公函发文件、或无私提供相关资料材料、或派熟悉当地民族古籍史料者引领调研,或帮助联系车辆和熟悉当地情况的人士……在强有力的回族古籍协作网络支持下,项目工作的进展高效顺利。项目组仅用一年,就完成了京、津、沪、冀、鲁、豫、湘、闽、川、云、新等23个省市自治区调研点1618的调研任务,搜集到1949年前回族金石2000多通,匾额楹联3000多幅。广东、青海则组织自身力量,主动承担了本省项目任务。我们相信,这部通力协作下整理出版的《回族金石图鉴》,必将成为“十三五”期间我国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出版工作的一大亮点。借此机会,宁夏代表“回族金石图鉴”项目编委会,对兄弟省区给予项目工作的大力支持表示衷心地感谢!谢谢大家!

  进入“十三五”,宁夏相关单位已启动了“回族家谱集成”“西夏文大辞典”等大型少数民族古籍整理研究项目,拟出版《重印“回族古籍丛书”》《近东访问日记》《中国与阿拉伯海上交通史》《刘智文集》《王静斋文集》《回族历史报刊文选》《宁夏回族古籍文献提要》《西夏通史》等多种珍贵有关宁夏的少数民族古籍整理研究成果。

  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和丝路建设的新形势,给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出版事业提出了新的要求。宁夏若想继续保持回族和西夏党项族古籍文献搜集整理与研究出版的领先优势,必须进一步在加强队伍建设的基础上,放开思路,关注形势,确立新目标。

  2016年初宁夏少数民族整理出版规划工作领导小组会议上,审议通过的《2016年-2020年宁夏抢救搜集回族古籍文献目标与计划》和《2016-2020年回族古籍整理出版规划》,提出下一个五年中,宁夏回族古籍整理出版工作要拓宽抢救领域、开辟整理思路、推出亮点成果。随着宁夏民族古籍队伍的加强,宁夏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已突破从前仅抢救搜集回族、党项(西夏)族古籍文献的范围,开始关注与宁夏相关或宁夏历史上遗存的满族、蒙古族等少数民族古籍文献,时机成熟将从编修“宁夏各少数民族古籍文献提要”入手,抢救整理相关古籍。为配合中阿博览会和“一带一路”新形势,宁夏规划搜集整理有关中阿交流历史、文化交融等方面的古籍文献资料,为建设开放宁夏,推进我国对外交流作出努力。

  宁夏少数民族古籍文献整理出版事业,希望能在《“十三五”时期全国少数民族古籍重点项目出版规划》的引领指导下,登上更高台阶;能借助国家民委组织的“民族遗珍  书香中国——中国少数民族古籍珍品暨保护成果展”全国巡展活动,进一步宣传宁夏,宣传回族和党项(西夏)族古籍;能搭上《宁夏“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的在人文交流合作工程中“建设阿拉伯国家研究院,打造中阿合作高端智库;建设中阿国际学院、宁夏大学亚马逊云计算学院、自治区阿语学院”的顺风车,在缺乏汉语言以外其他文种专业人才和建设宁夏少数民族古籍数字平台的事业发展瓶颈上有所突破。

 

【返回顶部】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