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首页 >> 经验交流
甘做民族古籍事业的铺路石——从内蒙古自治区少数民族古籍工作谈起
日期: 2017-09-01 浏览次数: 来源: 古籍整理研究室 字号:[ ]

  内蒙古自治区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办公室

  (二○一七年七月)

  昨天,由国家民委全国少数民族古籍研究室主办,北京、内蒙古、新疆、广西四市、自治区民委承办的“民族遗珍 书香中国——中国少数民族古籍珍品暨保护成果展”全国巡展(北京站)在首都北京国家博物馆隆重开幕;时隔一天,国家民委今天又在这里召开第四次全国少数民族古籍工作会议,这是我们全国各地少数民族古籍工作者深感荣幸和倍受鼓舞的一件盛事。

  根据全国少数民族古籍工作分工,内蒙古自治区一直牵头承担我国蒙古、达斡尔、鄂温克、鄂伦春等四个民族古籍的抢救保护、搜集整理、翻译出版等工作任务。蒙古族文化积淀深厚,源远流长。据统计,国内现存蒙古文古籍文献达17000多种,文书档案约20万卷、120多万件,还有大量“铭刻类”和“讲唱类”文献资料。达斡尔、鄂温克、鄂伦春3个民族虽然没有自己的文字,但有自己的语言,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进程中也创造了灿烂而独特的本民族文化。改革开放以来,为了更好的挖掘、保护这些民族文化瑰宝,我们主要开展了如下工作。

  一、建立健全工作机构,从普查编目入手打开工作局面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内蒙古自治区各级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少数民族古籍工作。内蒙古自治区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办公室成立于1984年,核定事业编制20人,现有在编人员16人。

  首先,坚持“救书、救人、救学科”的工作方针,以召开会议、举办业务培训班等多种形式加大宣传力度,提高各级党委、政府对少数民族古籍抢救保护工作重要性的认识;

  其次,通过制定规划、实施项目等多种方式开展工作,坚持下基层调研、指导,有力的推动工作进展;

  第三,充分发挥组织、指导职能,建立了覆盖全区各盟市和三个自治旗的民族古籍工作机构,从机构和工作机制上保证了这项工作的顺利开展。同时把少数民族古籍抢救保护和搜集整理工作的重点放到基层,并通过搜集整理实践,培养壮大了基层古籍整理人才队伍;

  第四,提升联络、协调职能,加强同高校、科研、图书、档案、出版等部门单位的横向联系和合作,有力地推动少数民族古籍整理、翻译、研究、出版工作纵深发展。

  第五,以编目为切入点,基本摸清了上述四个民族古籍的分布和收藏情况,掌握了工作主动权。1992年,我办与内蒙古图书馆、国家图书馆、内蒙古大学图书馆等八家图书馆联合启动了编纂出版《中国蒙古文古籍总目》(1-3卷)项目,并于2002年出版;在《中国少数民族古籍总目提要》的编纂方面,出版了《达斡尔族卷》《鄂温克族卷》《鄂伦春族卷》各1卷,《蒙古族卷》做到了书籍类、文书类、铭刻类、讲唱类等四大类全覆盖,均独立成卷编纂出版,其中,书籍类和文书类将要分别出版3卷和5卷。此外,正在整理编纂《国外收藏蒙古文古籍联合目录》(共四卷、600万字)项目,该目录将收录世界20余个国家和地区30多个图书馆和收藏机构收藏的蒙古文古籍文献目录25000多条。

  二、整理编纂、保护性出版同步推进,出版成果硕果累累

  内蒙古古籍办一直主持整理出版“蒙古文献丛书”和蒙古《格斯尔》丛书。截至目前,已经整理出版“黄金史纲”“阿拉坦汗传”“清朝蒙古实录”“史集”等珍贵蒙古文古籍文献160多种,搜集整理《格斯尔》文本资料30多种,以《蒙古“格斯尔”丛书》整理出版 20余种。各地还整理出版地方性古籍文献达数百册。

  —— 进入新世纪,尤其近些年来,珍贵古籍文献的再生出版进入前所未有的发展阶段。如原文扫描出版蒙古文《甘珠尔》《丹珠尔》(400卷)、《准格尔旗札萨克衙门档案》(42卷)、《清内秘书院蒙古文档案汇编》(33册)、《蒙古学蒙古文文献大系》(1—30卷)、《“蒙古秘史”研究丛刊》(1—9卷)、《蒙古语言文字文献荟萃》(1—6卷)等一大批珍贵文献和文书档案,这些巨幅古籍文献的再生出版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

  —— 以英雄史诗《格斯(萨)尔》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为契机,内蒙古古籍办向自治区政府申报“内蒙古自治区抢救保护《格斯尔》工程”实施方案,并于2012年立项,五年项目自治区政府安排财政课题资金1387万元。以课题形式实施这一工程,先后共招标、委托实施39个课题,田野调查、文献搜集收购、整理出版、数据库建设和学术交流等多层次展开抢救保护工作并取得显著成效。在北京木刻版《格斯尔传》刊行300周年之际,经自治区政府批准同意,2016年8月,在呼和浩特成功召开了第八届《格斯尔》国际学术研讨会,并结合此次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呼和浩特首次举办“全国抢救保护《格斯(萨)尔》工作成果展”。

  —— 适时抢抓机遇申报项目立项。内蒙古古籍办牵头主持编纂的《杭锦旗札萨克衙门档案》(约90卷)、《阿拉善和硕特旗蒙古文历史档案》(80卷)、《土默特旗蒙古文历史档案》(30卷)、《国外收藏蒙古文古籍联合目录》(共4卷)等4个项目,2013年通过专家会议论证,均被确定为“内蒙古民族文化建设研究工程”档案文献整理出版项目。目前,杭锦旗档案和阿拉善旗档案分别出版了20卷和15卷;另外,与内蒙古出版集团合作,联合实施了《蒙古学蒙文文献大系》大型蒙古文古籍文献保护出版项目,计划用5-7年时间扫描整理出版经典蒙古文古籍文献120种,目前已经出版了30种;正在策划实施的蒙古文《清实录》(共约120卷)再生出版项目和《内蒙古“三少民族”档案文书资料汇编》(共约30卷)整理编纂项目,今年被列入国家民委“十三五”时期全国少数民族古籍重点项目出版规划。

  三、体会和启示

  回顾30年的工作历程,与做得好的省区相比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其中有客观原因,也有主观因素,有成就和辉煌,也有经验和启示。

  首先,国家和各级党委、政府重视和支持是做好少数民族古籍保护工作的关键。各级民族工作部门是各级政府的职能部门,要在民族古籍工作方面发挥好政府的参谋助手作用。为此,各级古籍工作部门要发挥聪明才智,当好各级民委领导的参谋助手,最大限度的得到领导的重视和支持。

  其次, “协作机制”是深化少数民族古籍工作的最有效措施。通过协作整合资源,跨部门、跨地区、甚至跨国合作,共同抢救保护并共享资源,才能最大限度的挖掘保护和传承弘扬少数民族古籍珍贵文化资源。加强横向联系,与当地文化、图书、档案、高校、科研院所以及地方政府间的合作尤为重要,将把古籍工作部门有限的专项资金发挥杠杆作用,与其它项目资金整合,集中实施一些有影响力的大项目。

  第三,古籍工作成果回报周期漫长,短期内难以出成绩。因此,从事古籍工作的同志首先要学会耐得住寂寞、持之以恒,要有集腋成裘的敬业精神和不为名利、历尽艰辛,甘愿为事业做铺路石的奉献精神。杂念越来越少,工作思路越来越清晰,目标任务越来越明确,决心越来越坚定,信心越来越十足。

  面向未来,我们必须始终不渝地强化自身建设。时代在发展,环境在变化,我们不能用昨天的眼光看待今天的工作,更不能用昨天的视野看待明天的事业。经济深入发展,改革深度推进,社会深刻变革,少数民族古籍的抢救保护、整理出版面临新情况、新问题和新挑战、新机遇。打铁还需自身硬,我们古籍人迎接新挑战、完成新任务,更加要求我们抓住古籍事业发展的有利契机,不断加强自身建设,在民族古籍的汪洋大海中尽情遨游,汲取营养,不断地充实自我,愉悦自我,我们也将继续挖掘弘扬民族古籍的精髓,不断地为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繁荣发展添砖加瓦,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作出应有的贡献。

 

【返回顶部】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