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首页 >> 经验交流
回顾过去 展望未来——西藏藏文古籍出版社工作小记
日期: 2017-09-01 浏览次数: 来源: 古籍整理研究室 字号:[ ]

  西藏社会科学院藏文古籍出版社

  (二○一七年七月)

  西藏藏文古籍出版社筹建于1986年,正式成立于1989年,已有近30年历史。其成立时正当在全国范围压缩出版机构阶段,而出于对西藏藏文古籍特殊性的考虑,国家批准成立全国唯一一家少数民族文字古籍出版社——西藏藏文古籍出版社,时至今日它依然是全国唯一一家从事少数民族古籍图书专业出版社。从它成立之日起,辛勤耕耘这一出版园地的几代编辑人员始终坚持正确的出版方向,严格遵循藏文古籍专业性出版社的宗旨,明确出版目标、确定出版范围、制定出版计划、提出出版要求。紧扣“藏文古籍”的属性和特色,以继承和弘扬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加强和促进我国各民族间的文化交流、抢救和整理中华民族宝贵文化遗产为主业,根据西藏藏文古籍浩如烟海的优势和特点,制定了符合西藏实际的出版计划,策划了长远性的《雪域文库》系列丛书,先后整理出版了《娘氏宗教源流》《第吴宗教源流》《噶列文法难释》《西藏史籍五部》《噶妥司图游记》《后藏乃宁教史》《西藏简明通史——松石宝串》《苯教鼻祖敦巴辛饶全传》《苯教〈甘珠尔〉〈丹珠尔〉》等深受广大读者和国内外藏学界欢迎的藏文典籍和著名论著。西藏藏文古籍出版社成立之初,受出版经费所限,每年出版图书品种较少,后来随着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图书出版出现新需求,自治区新闻出版局根据新形势提出了新目标,在自治区社会科学院党委和自治区新闻出版局的正确领导下,我们不仅增设了第二编辑部,而且逐步实现了“增加总量、提高质量、优化结构、适度扩大其他图书出版品种和数量”的新要求,使本社的图书出版品种由当初的每年不到十几个品种逐年扩大,到2013年突破百个品种,2015年达到153个品种,2016年达到174个品种。到目前为止,《雪域文库》系列丛书已出版80多种,30余万册,内容涉及西藏政治经济、历史文化、文学艺术、民俗风情、天文历算、宗教哲学、民俗风情、生产生活、自然景观,等等。通过出版“雪域文库”系列丛书,在摸索中创出了本社品牌,实践中形成了本社特色,赢得了读者好评,取得了良好社会效益。与此同时,我们通过积极争取国家民族文字出版专项资助项目、国家出版基金项目、自治区财政专项投入、社会各方筹措等途径,先后出版了“专家文库”“学者文库”“爱国主义教育丛书”等系列丛书,以及《苯教大藏经》《时轮金刚汇编》《历辈班禅大师传记》等系列图书,从而增加了图书数量,提高了图书质量,极大地满足社会需求。近年按照“控制总量,多出精品”的指示,在控制总量基础上出版了不少精品图书,例如,《西藏著名掘藏大师西热吾色文集》《非物质文化传承遗产》等精品图书;现正在陆续出版《西藏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口述史》《历辈班禅大师传记》《历辈班禅大师文集》、《历辈班禅大师传记》等精品图书。由于各级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相关部门的关心支持,以及兄弟出版社的帮助指导,我们在西藏藏文古籍出版方面取得了一些成绩,获得了不少奖项,比如,1997年《西藏简明通史——松石宝串》荣获国家图书奖;30多种图书先后荣获国家民族文字图书奖、五省区优秀图书奖、西藏自治区优秀图书奖、西藏自治区社会科学院优秀成果奖;1994年西藏藏文古籍出版社被授予“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单位”;2010年荣获“全国少数民族古籍工作先进集体”;2016年荣获全国“新闻出版系统统计工作先进单位”,《西藏著名掘藏大师西热吾色文集》(第1—7册)被评为“全区优秀出版物”,等等。

  回顾过去,取得了点滴成绩,其实微不足道;展望未来,责任重大,使命光荣,任重而道远。“十三五”期间我们将继续深入学习领会和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和中共中央《关于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意见》精神,开拓进取,真抓实干,勇于担当,努力创造新业绩。一要树立抢先意识,瞄准好资源、掌握好信息、搜集好古籍,确保出版资源。二要强化品牌意识,看准品牌、想好销路、找准市场,准确策划好精品图书的选题工作。三要突出主业特色,“人无我有,人有我优”既是主业特色也是资源优势,务必把握好优势,发挥好藏文古籍专业出版社的独特作用。四要开阔视野,服务好社会,继续出版哲学社会科学和藏学研究、自然科学及当代通俗读物等各种学科的藏汉文图书,为抢救整理藏文古籍图书、传承发展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全面推动各民族文化交往交流交融作出新贡献。

  回想过去、展望未来的同时,目前本社也存在不少问题和困难,主要是出版流程不够清晰,编辑人员的专业水平有待提高,管理不够规范,离正规化、专业化、规模化仍有距离。具体而言,第一,有待加强人才队伍建设。俗话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现在本社面临任务重、压力大的局面,与编制人员严重不足密切相关。基于体制机制等原因,经常出现一人身兼数职的情况,容易造成出版流程上的混乱。当然,我们一贯严格执行“三校”“三审”制度,把好每部图书的政治关、质量关,到目前为止没有出现过任何责任问题。随着人才队伍的逐步加强,相信本社的出版流程、管理水平等定会得到进一步提升。第二,《雪域文库》系列丛书的规模得不到扩大。过去我们每年最多能出版《雪域文库》系列丛书3-4部,近30年只出版了80种,每年平均只有2.7个品种。归其原因,自上世纪90年代至今,每年固定不变的经费只有10万元,一直没有增长过,于是难以扩大图书出版规模。第三,严重缺乏藏文典籍原稿。本社成立以来承担着搜集抢救、整理出版藏文古籍的任务,但因人手少等缘故,很难开展常态化、宽领域、全范围的搜集抢救工作。面对新形势新要求,我们要急需搜集抢救、整理保护流散于民间和寺庙的珍本、善本、孤本、手抄本的藏文典籍。如有可能,可在跨行业、跨专业、跨部门协同开展搜集抢救工作,以建设藏文典籍资源库加互联网的形式,既把影印本供研究者和开发者利用,也能解决本社缺乏经典原稿问题。

  总之,在党和政府的亲切关怀和自治区党委政府的正确领导下,西藏藏文古籍出版工作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而就今后如何更好地做好我国少数民族古籍工作提出如下不成熟的简要建议:希望有关部门尽快贯彻落实好中央关于“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精神,以便人员补充工作走向便捷轨道;我国的综合国力在逐年提高,各项事业发展的要求和需要,各行业的财政拨款经费在逐年增长,希望相关部门能够视情增长我们的正常必要经费,以便整理出版更多的精品图书;希望国家民委等部门经常性地莅临各省市区指导工作,以便了解实情、听取建议、反映情况、促进工作。

 

【返回顶部】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